600万美元在20年前应该怎么花?

交流、收藏建盏
请添加笔者私人微信
18505992467
(复制到微信上添加)
2001年,距今大约不到20年,著名的“福克系列收藏”在纽约佳士得专场释放,两场售出中国艺术品总金额大约在630万美元左右。

从2001年这次福克收藏系列(falk collection)开始介入收藏,购买中国艺术品收藏,现在到底是在哭还在笑?这批器物现在都是什么价格?角度不同,价值取向就不同。与当下的市场对比,能获得怎么样的启发?下文为你解答!

从当时的拍卖记录来看,高价的部分仍是明代青花,100万领衔。20年后的今天,热潮无疑是落在了高古的器物,所以我们这次暂且抛离青花,用这次拍卖中高古的部分器物来讨论。

什么器物是20年来都没怎么涨的?

大致翻了一下成交的记录,20年来保持价格稳如泰山的应该是属于唐代器物了…… 这些器物放在今天,也差不多当时这个价格。这些器物的审美价值极高,也反映了大唐融会贯通的交流和对西方影响的接纳,为什么没涨?

笔者认为,造成价格不涨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购买力从20年前的西方(喜欢唐代,不介意墓葬概念),转换到东方(喜欢皇家,特别介意出土概念)的缘故。中国人还在慢慢了解唐代,特别是三彩器物,由于忌讳墓葬概念不敢购买,而西方人又不怎么买了。顺带提一下,其实三彩不一定都是墓葬的,艺术应该大于生死,审美比生死重要多了。

1

2001年成交价:7638USD 约合 64232RMB / 2018年市场估价大约5-10万RMB

2

2001年成交价:32900USD 约合 272412RMB / 2018年市场估价大约15-25万RMB

3

2001年成交价:58750USD 约合 486450RMB / 2018年市场估价大约30-50万RMB

4

2001年成交价:35250USD 约合 291810RMB / 2018年市场估价大约10-20万RMB

5

2001年成交价:19975USD 约合 165393RMB / 2018年市场估价大约8-10万RMB

其他器物表现如何?

唐五代代表们彻底哭瞎,也许你会说,这个600万美金当时全线拿去上海炒房要舒爽的多。可能吧,其实我们发现宋代的表现的还可以。特别是建窑的茶盏,当时虽然几十万购入,但是现在要买到,可能需要以数十倍,甚至百倍的价格成交。

6782001年成交价:56400USD 约合 466992RMB / 2018年市场估价大约1000万RMB

特别要提到的是这只大尺寸的建窑大尺寸斗笠茶盏,当时由著名的艺术品经纪人J.J.Lally竞得后,再由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从Lally先生手中购得,现藏于哈佛大学。从稀缺程度来说,现在要买到这样的品相的银兔毫、大尺寸、品相佳的建盏难上加难,加上其华丽的交易和传承记录,这只盏估计重新上拍,会看到1000万人民币以上,而当时的成交价格是56400USD,约合466992RMB,至少是20倍以上的回报,可以算得上是名利双收。
9

10

为什么这件能翻20倍?

答案可能是: 1. 稀缺度;2. 品相完美度;3. 华丽的传承记录;4. 市场的追逐。

1-3,最大的功劳应该是J.J.Lally先生,好的艺术品经纪人能超越时间去挑选这几个点里面最好的东西。很多人往往忽略了经纪人的专业度,其实在西方,大博物馆都是向这几位专业的经纪人去咨询的。比如Eskenazi先生,Lally先生,都为众多美国、世界各地博物馆提供咨询。著名的Miho Museum,就是Eskenazi先生提供的艺术品以及顾问的。

第4点可能是无法预测的,随着中国喝茶的重新盛行,茶盏受到了广泛的推崇,中国人对茶盏的需求剧烈增加。随着购买力逐渐转向东方,建盏的价格已经到达一个非常可观的价格,最近一次的成交记录是黑田家族的旧藏油滴天目,2016年8000万RMB成交,由南京德基美术馆购藏。
1112

132016年临宇山人专场1170万USD成交,约合8000万RMB

当然宋代还有其它表现一般的小伙伴,比如磁州窑的代表们,可能哭得比唐五代还要凄惨一点。磁州窑,是一个中国创造力和生产力极为伟大的窑口,对日本的影响尤其深远,以致日本都依然把瓷器称为“磁器”。以上提到的1. 稀缺度;2. 品相完美度;3. 华丽的传承记录,都没问题的情况下,磁州窑缺的是第4点,市场的追逐。
14

2001年成交价:30550USD 约合 252954RMB / 2018年市场估价大约15-20万RMB

15

2015年临宇山人专场187500HKD,约合150000RMB

这件艺术造就极高的,磁州窑巨鹿县花瓶,辗转到了临宇山人手里,在2015年过了14年却只卖到了15万…… 14年不算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净亏102954RMB,缩水40%。可谓是,凄厉。

同为艺术品大收藏家,对于宋代建盏他怎么看?

查尔斯·朗·弗利尔生于上世纪50年代,美国,哈得逊河畔,贫困家庭。后因弗利尔勤奋好学,被上司提携,1880年成立了“半岛车厢公司”,生产火车车厢。1893年,又利用大萧条的机会,成为美国火车车厢制造业的王者。

1899年春天,年仅45岁的弗利尔,在弗利尔财运滚滚而来时,他的健康则在匆匆溜走。由于长期拼杀于竞争激烈的商场,身心过度透支的弗利尔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

“压力山大”的他频频求医,但医生却没有根治的现成药剂,唯一给出的良方就是转移注意力,做些陶冶性情的事儿来减压。

他是一位“只为收藏而非投资”的真藏家,将毕生心力倾注在了热爱的艺术世界中。
1

▲弗利尔 在日本

1894年,弗利尔与惠斯勒一起前往欧洲,他们在巴黎激烈讨论自己的收藏方向,然后经印度,短暂过上海,抵达日本,呆了整整四个月,虽买的很少,但这次的旅行结识了山中商会。

为后来收藏到高质量宋代建盏、茶道具等,奠定了渠道,提供了可能性。12

▲1897年弗利尔购自山中商会(认识的三年后)

此次旅行后弗利尔越发上进,加强旅行密度,并结识了费诺罗萨(Ernest Fenollosa),波士顿中国艺术部灵魂人物,冈仓天心的导师。

弗利尔如有神助,把收藏重心转向中国艺术。1900-1910,弗利尔大量收藏中国艺术品。

1915年,弗利尔结识了卢芹斋,花了10万美金买艺术品。弗利尔的中国艺术渠道又添大将。
1

▲弗利尔万里迢迢来到东亚考察,亲自探索购藏

弗利尔第一次万里迢迢来到东亚,是1895年,那时他还在商界驰骋。

退休后他又来过3次,到过中国、日本和朝鲜,分别是1907年、1909年和1910-1911年。

他看了许多艺术品,并与当地收藏家、学者交流,通过自己的直觉和专家的指导购买了大量艺术品。

在交通还很不发达的20世纪初,身在美国底特律的弗利尔亲自来到遥远和完全陌生的亚洲实地考察并购藏,这样的旅行显然是一项辛苦的浩大工程,由此可见其收藏和探究的诚意与决心。

3

▲弗利尔的中国助手们,右一:南明远

1909年,他在天津呆了两个月,结识了有20年导购经验的南明远。

弗利尔中国渠道又再添大将,南明远不仅陪他看货,还陪他去龙门,也就是著名的1910年龙门纪行。
2

▲林銑十郎 (S. Hayashi)

后来成为日本第22任首相

弗利尔后来还认识了一个神人,林銑十郎 (S. Hayashi),继续深化日本渠道,1909年他获得了一只大号油滴神品。
1
2

▲林銑十郎渠道

1909年,H x W: 8.8 x 19.2 cm

弗利尔收藏的建盏

神品云集

弗利尔的伟大,其实是结合了伟大的资源。惠斯勒、费诺罗萨、南明远、林銑十郎……

艺术经纪的概念,在现在中国都很难实现,弗利尔一个世纪前就完美展示了这种模式。

加上弗利尔的实地考察,废寝忘食,他的收藏必须是伟大的。

特别是在日本渠道的巩固上,弗利尔收藏的建盏可以说是神品云集。
1

总结

通过上文我们能了解到的是:1. 唐代的器物基本持平;2. 宋代的器物,建窑茶盏表现突出,磁州窑处于低估状态。

我们能学习到的是:1. 假如你想投资理财,请你去买房子或者买股票,不要买艺术品;2. 艺术品经纪人能帮助提高可预见性指标(稀缺度、品相、传承),但市场的走向他们也帮不了你;3. 买自己喜欢的,因为亏了不会恨自己,你还有东西可以玩。

谢谢大家读完全文!

交流购盏,可以添加笔者私人微信:16605993598

1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关注微信
  • 扫一扫,有惊喜


复制微信号: 18094159007 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