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乌金釉与杂色釉有什么好坏之分

交流、收藏建盏
请添加笔者私人微信
18505992467
(复制到微信上添加)

建盏的“自然釉”除了兔毫、油滴、曜变这三种名贵品种以外,还有“乌金釉”与“杂色釉”,虽然这两大类釉色并无铁系析晶斑纹(或斑纹较少、不明显),但亦非常典型。

乌金釉

乌金釉即纯黑釉。有部分斑纹较少或极难直接观察,达不到兔毫等标准的盏,也归类到乌金釉盏中。

宋代因点茶斗茶的需要,全国多个地区的窑口都有仿烧黑釉盏。虽然兔毫多数仿得不正,但素黑釉还是可以烧得比较纯正的,不过其他窑口大多施釉不够厚,或釉层趋于均匀,缺乏流动感,也难见挂釉。

另外建窑早期阶段烧制的一些黑釉盏,又称酱黑釉盏,釉料配方与成熟时期的黑釉配方有不同,且普遍上釉偏薄,釉面呆板,或不够黑,或偏滞涩。

而建窑成熟时期烧制的乌金釉盏精品,色黑而润,釉面玻化效果好,而且上釉普遍较厚,底部露胎处有聚釉、挂釉现象,可以观察到釉的流动,有部分还带有隐约可见的斑纹。亦有不少老盏带有细微的开片,细节处生动可人,别有滋味。远看只有黑,对着光线近看却有惊喜。

如下图这只,玻化效果很好,都可以照出影子了。

这浓黑的釉色,是兔毫、油滴、曜变的基础,也可以进一步将它们吞噬,或只留下少部分的影子,这种似有还无的境界,也是值得细细品味的。

五、杂色釉

建盏“自然釉”中,凡不能归类为兔毫、油滴、曜变、乌金釉的釉色,都可以归到杂色釉范畴。因为杂色釉包含种类太多,全部罗列不太现实,故文中以典型品种为主,品种命名有的尚未统一,取常用说法供参考。

多数杂色釉虽然不是窑工有意去烧制,而是意外所得,但也分好坏,有包含一些烧坏的次品,也有美观、量少的佳品,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1.柿红釉

柿红釉,顾名思义就是颜色和成熟的柿子一样红的釉色,属于杂色釉中的佳品。虽然色调不是黑色系,点茶斗茶时在颜色对比上不够鲜明,但是这类色调也有不少人喜欢。

柿红釉的釉料配方和兔毫釉是一样的

部分柿红釉盏在烧成时,温度气氛没有偏离太多,会在盏心、聚釉流釉处有较为明显的黑釉或兔毫釉留存。从柿红釉的标本横截面上可以看出,呈柿红色的是表面一层,敲进去还是黑的。

2.茶叶末釉

在底色上布满茶叶粉末一般星星点点斑纹的釉色,称为茶叶末釉。底色有偏深褐的,也有偏墨绿、酱绿的,有的玻化效果好且带开片,属于杂色釉中的佳品。

3.银黑釉

这类釉色偏黑色系,但是通体泛金属样银光,也有叫黑釉银光盏的,有的还带镜面、虹光效果,有独特的观感,也是好东西。

灰白釉、灰皮釉等,为火候不够的产品,有的带有乳浊状颗粒,有的带有龟裂纹理,在宋代属于不合格的次品,在现代就有一定的标本和历史价值。

建盏的“自然釉”就介绍到这里。而建盏的“装饰釉”,比较典型的是“珍珠斑”和“铁锈斑”。

珍珠斑与宋代文献中所称“鹧鸪斑”的关系尚有争议,以后展开讨论。但可以明确的是,珍珠斑是黑釉点白釉的二次上釉产品。

“铁锈斑”,有学者认为它就是《宣和遗事》中所记载的“建溪异毫盏”,这一观点尚需更多证据支持。也有俗称它为“西瓜皮”的。可以确定的是,其工艺为二次局部施彩釉。

这两类二次上釉的产品都有发现带“供御”底款的标本、整器,可见是窑工刻意烧制的。虽然釉上的花纹不是自然形成,也未明确它们在古代的具体称呼,但都有其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

以上就是十问建盏:第七问的第四篇,也是最后一篇。建盏的釉色是个大课题,本文只是进行了一番简单的梳理,以后有机会再深入展开讨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关注微信
  • 扫一扫,有惊喜


复制微信号: 18094159007 去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