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窑-福建官窑的再生,可谓困难重重

交流、收藏建盏
请添加笔者私人微信
18094159007
(复制到微信上添加)

建窑-福建官窑的再生,可以说是困难重重。今人多将建盏当成单纯的“民窑”看,且认为单纯的“民窑”必然不如官窑地位高。国人对建窑知之甚少,看轻建窑的观念也难改。反而是海外国家如日本、美国对建盏重视,并通过国家级乃至世界级的博物馆、电视台等媒体展出和发声。

近年来逐渐有一些学者整理历史文献等证据,认为建窑本身就有“官办官窑”属性,并不是单纯的民窑。台湾古陶瓷学者许武宾发表在中国古陶瓷学会文集中的文章,就论述了这一点。节选如下

建盏 | 福建官窑之兴衰存亡与再生

文/许武宾

[摘要]对官窑的传统研究方法,除依据文献资料以外,还要依据北京与台北两所故宫博物院的藏品。学者一般会通过研究两院所藏传世“官窑”瓷器的由来与传承情况,来对其性质、年代、窑口等,作出论述。但此类论述,只涉及部分“官窑”瓷器在皇家的独占性、珍贵性和主要特征,却无法体现所有“官窑”建立的过程与确定崇高地位的原因,也因此湮没了其他非馆藏“官窑”的存在。

本人对于“官窑”地位的新论述为:“贡茶”、“贡盏”与一朝皇室的兴衰存亡,大体上是一致的。三者之间不是历史的巧合,而是休戚与共的因果关系。既然“贡茶”是皇帝派遣重臣,在严格的监管下督造的,那么饮茶必备的“茶盏”须配套上供,也属理所当然。所以“贡盏”成为皇家官窑地位亦就此建立。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文献、实物的证据来确定官窑地位及得到大家的认可。

一.从秘色瓷看官窑地位如何建立与确定

越窑秘色瓷是因“煎茶法”而生,建窑建盏是因“点茶法”而生,所以要先讲“茶”,尤其是唐宋茶文化。茶,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它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兴于唐朝,盛在宋代,如今已风靡了全世界。

唐中期(后半)陆羽的《茶经》(760-780年)问世之后,由于陆羽的大力提倡,“煎茶法”成为饮茶的主流,陆羽最爱的“越窑青瓷碗”更成为茶盏的主流。而“宜兴紫笋茶”与“越窑青瓷碗”也因为最适合煎茶法,经陆羽鼎力推荐上供朝廷,常州刺史李栖筠听从他的意见,于是在宜兴罨画溪旁、洞灵观修建“茶舍”,开始征献茶与盏上供朝廷,以下文献举证,可证明本人以上之论述是正确的。

根据北宋赵明诚《金石录》中《唐义兴县重修茶舍记》后跋记载:

“义兴贡茶,非旧也,前此故御史大夫李栖筠守常州时,有山僧献佳茗,会客尝之,野人陆羽以为芬香甘辣冠于他境,可荐于上,栖筠从之,始进万两,此其滥觞也,阙后因之,征献浸广,遂为任土之贡”,“…每岁选匠征夫至二千余人 。”。

这是中国最早的“专一性”地方官贡茶记录,而须配套上供的贡盏(民窑地方官精选)当然是“越窑青瓷碗”,其迈向唐皇家官窑-秘色瓷的地位亦开始萌芽。

此时唐皇帝亦只是用单种“越窑青瓷土贡碗”来茗饮单种“宜兴紫笋土贡茶”而已。

二十年后陆羽又作《顾渚山记》二篇补充为《茶经》三卷,其影响力更大,因此,“顾渚山紫笋茶”的征献也越来越多,於是唐皇帝就特派茶吏、专使、太监到长兴顾渚山设立“贡茶院”(图一)、“茶舍”,专门来监制、品尝和鉴定贡茶的任务。

▼图一、顾渚山-贡茶院遗址

2016-12-01_164456

建盏

这是中国最早的皇家中央直接监管精选贡茶记录,而须配套上供的贡盏(民窑中央官直接监管精选)当然是最高档的“越窑秘色瓷”(图二)

▼图二、唐·侈口秘色瓷碗

2016-12-01_164505

建盏


其成为唐皇家官窑地位亦就此建立,而事实上的唐朝官窑-秘色瓷已就此产生,以下文献举证,可证明本人以上之论述是正确的。

根据李栖筠之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记载:

“顾山在县西北四十二里。贞元以后,每岁以进奉顾山紫笋茶,役工三万人,累月方毕。”

此时唐皇帝是用“秘色瓷御贡碗”,来茗饮“阳羡茶区御贡茶”,一直到唐晚期。

但是北京及台北故宫博物院皆无传承有序的秘色瓷传世品,以正名其皇家官窑的地位,由于都没有留下半件实物证据,而只留下两首唐诗,一是陆龟蒙的《秘色越器》诗,二是徐夤的《贡余秘色茶盏》诗,而千百年来世人一直以它俩为证据苦苦寻觅秘色瓷。

根据晚唐陆龟蒙《秘色越器》诗: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嵇康)斗遗杯。

这首盛赞越窑秘色瓷的诗,这是迄今发现对“秘色瓷”最早的文献记录,也是被引证最多的文献记录。

根据晚唐徐夤《贡余秘色茶盏》诗:

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

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

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

中山竹叶醅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

这首《贡余秘色茶盏》的诗,则是对本人正确官窑论述作最直接、最有力的铁证如山证明,也是唯一论述到“贡盏”的文献。

皇天不负有心人,唐秘色瓷官窑实物(图三)与文献,终于在1987年4月法门寺地宫出土的文物与《物帐碑》(图四)文献记载中,得到了实物的证据与秘色瓷的正名,其官窑的地位理应至此确定。

▼图三、1987年·法门寺出土·唐秘色瓷

2016-12-01_164518

建盏

▼图四、1987年·法门寺出土·物帐碑

2016-12-01_164526

建盏


法门寺地宫中出土最有价值的文物当属两通碑石,即《大唐咸通启送歧阳真身志文》(简称《志文碑》)和《监送真身使随负供养道具及恩赐金银器衣物帐碑》(简称《物帐碑》或《衣物帐碑》)。

《物帐碑》详细记录了唐懿宗和唐僖宗供奉舍利的物品的品名、数量、规格、质地及供奉着姓名。正是依据《物帐碑》的记载,专家才确定了包括秘色瓷在内的地宫中出土文物的名称。

但国人传统观念中仍认为唐朝的瓷窑并没有后来“真正意义上的官窑”,因为证明其为唐朝官窑的论述毕竟有限,至今尚未得到全国、全世界的认可,所以希望本人以上的官窑论述能助其正名,並早日得到全国、全世界的确定与认可。

此时岭南建州茶也才刚刚崭露头角,建州人亦用“煎茶法”来煮茶,用越窑青瓷碗来喝茶,建窑则尚未建立。

根据陆羽《茶经》记载,

“岭南生福州、建州、韶州、象州….十一州未详,往往得之,其味极佳。”

唐晚期茶叶的制作已经从粗饼茶迈向蒸青细饼茶,当时人认为细饼茶茶汤的泡沫越白越细层次越多越持久,茶的品质就越好,而“点茶法”与“建州茶”因最优于表现上述的泡沫功能,而慢慢成为饮茶主流。

所以建州人在现今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水吉镇后井、池中村的庵尾山、牛皮仑、芦花坪窑址(即后来的建窑窑场)一带,远请浙江越窑窑工先仿烧出“建窑-越窑式青瓷”(图五)、(图六)等用具,来煎茶、点茶及喝茶,后来窑工又创新出表现泡沫功能强大的“画五白釉瓣淡黑釉碗”(图七)来迎合“点茶法”与“建州茶”,这是铁胎建盏的最早草创(鼻祖)。

▼图五、唐末·双系盘口青瓷壶(古建窑·庵尾山窑场生产)

2016-12-01_164543_副本

▼图六、唐末·葵口画五白釉瓣青瓷碗(古建窑·庵尾山窑场生产)

2016-12-01_164725

▼图七、唐末·画五白釉瓣淡黑釉碗(古建窑·庵尾山窑场生产)

2016-12-01_164734

建盏


此时建州人用表现泡沫功能强大的“铁胎建碗”,来过渡粗饼茶→细饼茶与煎茶法→点茶法的时期。

二.福建官窑如何形成

1、建盏-福建官窑的形成是因循渐进的

五代十国开平元年(907年)后梁朱温灭唐后,王审知被封为闽王,其在位29年(897-925年)期间选贤任能国泰民安,在战乱濒传的五代十国堪称盛世,是民营茶园最鼎盛的时期,这也为“北苑御茶园”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此时“点茶法”已渐成为饮茶主流,而建州茶亦渐成为全国名品。

此时闽王是用最好的建窑“土贡碗”(图八),来饮最好的建州“土贡茶”。

▼图八、唐末·葵口画五白釉瓣淡黑釉碗(古建窑·庵尾山窑场生产)

2016-12-01_164744

建盏


王审知死后建州兵灾战祸连连,特别是其儿子们的争权夺位,多起的战争都发生在建州境内,连有名的民营茶园也难以经营。龙启元年(933年)时王延钧称帝,有位茶园业主张廷晖把在凤凰山(今建瓯市东峰镇境内)方圆30里的茶园献给了闽王。

而当时人称十三郎的王延政负则督管建州,于是他替闽王接收了茶园,闽王也派重臣潘承佑“学阳羡贡茶制度”,开办了皇家独享的官营官焙茶园,潘全权委托张廷晖庶理采造等茶事,先制作出腊面茶“耐重儿”,其后又制出“研膏茶”,在蒸青碎末茶迈向研膏茶的演变过程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因为茶园地处闽都长乐(今福建省福州市)之北方,故取名为“北苑御茶园”,其所生产的茶称之为“北苑茶”。

这是中国最早的小国皇家中央贡茶(官营官焙),其须配套上供的贡盏(民窑中央官直接监管精选)是“画五白釉瓣酱釉盏”,其闽国官窑地位亦就此建立。这是第1个福建官窑(但尚待确定与认可),这也为“建盏”成为宋皇家官窑地位就此播下種子。

此时闽王升级用建窑的“中央官贡盏”(图九)来饮“北苑茶”。

▼图九、五代·画五白釉瓣酱釉盏(古建窑·牛皮仑窑场生产)

2016-12-01_164753

根据后蜀毛文锡《茶谱》记载,

“建州北苑先春龙焙。”

这可肯定两件事,一北苑茶成为全国名茶的时间很快,二后蜀人称其官焙为“龙焙”意义非凡。

天德三年(945年)闽国为南唐所灭,闽国御茶园历时共计13年(933-945年)。南唐都金陵(今江苏南京)饮茶中心北移。嗣主李璟诏令“立茶官,並罢贡阳羡茶改贡北苑茶(京铤)”。后主李煜时更扩增御茶园範围,于建州、南剑州等六县设立38个“龙焙”,指定龙焙专制“龙茶”进御。

这是五代十国中有权下聖旨罢阳羡贡茶改贡北苑茶,而且大家都奉命行事的国家,这意义非常重大。这是中国最早的大国皇家中央贡茶(官营官焙),其须配套上供的贡盏(民窑中央官直接监管精选)是类似唐秘色瓷官窑的“葵口酱釉盏(图十)与“敛口酱釉盏”(图十一),其南唐国官窑地位亦就此建立。这是第2个福建官窑(尚待确定与认可),这可说“建盏”成为宋皇家官窑地位就此萌芽。

▼图十、五代末北宋初·葵口酱釉盏(古建窑·庵尾山窑场生产)

2016-12-01_164802

▼图十一、五代末北宋初·敛口酱釉盏(古建窑·庵尾山窑场生产)

2016-12-01_164816

此时南唐王用建窑的“中央官进御贡盏”,来饮“龙茶”。

根据北宋马令《南唐书》记载,

“嗣主李璟命建州制乳茶,号曰京铤。腊茶之贡自此始,罢贡阳羡茶。”

根据南宋祝穆《方與胜览》记载,

“南唐保大年间命建州制的乳茶。号曰‘钱臈’。茶之贡自此始。遂罢阳羡茶改贡北苑茶…,国朝太平兴国二年始置龙焙造龙凤茶。”

根据北宋朱子安《东溪试茶录》记载,

“旧记建安郡官焙三十有八,自南唐岁率六县民采造,大为民间所苦。”

北宋,从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开始,历代皇帝都有嗜茶之好,宋开国之初由于南唐未下,全国尚未统一,所以饮茶中心仍在南唐。

此时贵为开国皇帝的赵匡胤所享用亦只是用各种“土贡碗”来饮各种“土贡茶”而已。

开宝8年(975年)南唐为宋所灭,南唐御茶园再历时共计31年(945-975年)。北宋都汴梁(今河南开封)饮茶中心西移。宋太宗赵光义于太平兴国2年(977)在北苑御茶园设立漕司(转运史)行衙,派漕臣(福建转运使)来管理御茶园38个“龙焙”督造御茶,并以特制龙凤图案模具(图十二)来制作茶饼,名曰“龙凤茶”,使与民间之私焙茶有所区别。

▼图十二、龙凤图案模具图

2016-12-01_164827

那么须配套上供的贡盏(民窑中央官直接监管精选)刻印上“供御”、“进盏”(图十三)(图十四),使与民间之茶盏有所区别,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图十三、宋建窑供御、进盏底款标本

2016-12-01_164836

建盏


▼图十四、宋建窑供御、进盏垫饼

2016-12-01_164846

建盏


这是第3个福建官窑(尚待确定与认可),所以“建盏”成为宋皇家官窑地位就此斩钉截铁的建立,以下文献举证,可证明本人以上之论述是正确的。

根据北宋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记载,

“五代之季,建属南唐,岁率诸县民,采茶北苑,初造研膏,继造蜡面。既又制有佳者,号日“京铤”。圣朝开宝末,下南唐,太平兴国初,特制龙凤模,遣使臣即北苑造团茶,以别庶饮,龙凤茶盖始于此。”

根据南宋祝穆《方與胜览》记载,

“南唐保大年间命建州制的乳茶。号曰‘钱臈’。茶之贡自此始。遂罢阳羡茶改贡北苑茶…,国朝太平兴国二年始置龙焙造龙凤茶。”

此时宋皇帝用的是用刻印上“供御”(图十五)、“进盏”的建盏,来饮有龙凤图案的“龙凤茶”,这是无庸置疑顺理成章的事,而建盏的福建官窑地位也就待铁证如山的标本证据及以下文献来确定。

▼图十五、宋建窑供御款撇口碗残件

2016-12-01_164858

建盏


首先提有关“供御”的三个文献资料
供御:1.供给。亦指供给之物。2.进奉于帝王之物。

进盏:进奉于帝王之茶盏。

根据唐王建《宫词一百首》记载,

宫花不共外边同,正月长生一朵红。

供御樱桃看守别,直无鸦鹊在园中。

供御香方加减频,水沉山麝每回新。

内中不许相传出,已被医家写与人。

    根据南宋周辉《清波杂志》记载,

“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

由上述三文献可知,皇家对供御之物的珍贵性、重视性与独占性。

再说三个有关建盏-福建官窑的文献资料

根据北宋蔡襄《茶录》记载,

“茶盏,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臣皇祐中修起居注,奏事仁宗皇帝,屡承天问,以建安贡茶并所以试茶之状。”

根据宋徽宗《大观茶论》记载,

“盏 ,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燠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宜立而易于取乳,宽则运筅旋彻不碍击拂,然须度茶之多少。用盏之大小,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小则受汤不尽。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

根据《大宋宣和遗事》记载,北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

“以惠山泉、建溪异毫盏、烹新贡太平嘉瑞茶,赐蔡京饮之。”

由上述三文献可知道,这是皇帝亲自用“建盏”来点茶、喝茶、斗茶的故事,这可是铁证如山可以用来证明建盏是福建官窑的文献资料。

综上所言可知:以本人正确的官窑论述,再加上六文献证据及铁证如山的标本,建盏的福建官窑地位就此确定,现在等待就只是要得到大家的认可而已。

三.福建官窑如何衰亡

建盏-福建官窑的衰亡是逐渐形成的,原因归纳有四:

一.北宋的灭亡

靖康二年(1127年)北宋为金所灭,南宋高宗赵构由于国破家亡四处逃窜,政治中心不稳定,始于绍兴二年(1132年)迁都杭州,自此偏安江左,国力大衰。

根据北宋宋子安《东溪试茶录》、南宋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等记载,在北宋晚期的徽宗期,有贡品类50余种,年贡额47100斤,达到空前的水平。北宋灭亡后至南宋孝宗赵昚(南宋第二位皇帝)淳熙年间 (1174年-1189年)贡额大量减少,贡额仅为6125斤。⒅

才短短五十年贡额只剩全盛时的八分之一,由此可见,北宋的灭亡是对点茶法与建盏的第一大打击。

二.建窑系窑口的兴起

由于建盏成为茶盏的主流,邻近的周围地区的窑场,群起而竟相仿制建窑的黑釉盏,於是形成庞大的建窑体系,建窑系窑址集中分布于闽北、闽东以及河南、河北、江西、浙江、安徽等地。

由于饮茶人口终究有限在粥少僧多的局面下,建盏的腹地终经不起大家的蚕食鲸吞而逐渐被取而代之,这是对点茶法的大大加分,但对建盏本身则是第二次的大打击。

三.南宋的灭亡与泡茶法的兴起

元惠宗至正13年(1276年)南宋为元所灭,政治中心北移,新统治者不重视精细委婉的点茶文化,喜欢以沸水冲泡叶茶的“泡茶法”(瀹饮法),即以沸水直接冲泡茶叶,无须经过以往的炙茶、碾茶、罗茶等工序。

於是品饮艺术的主流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逐渐由点茶法转为泡茶法,这是对点茶法与建盏的第三次大打击。

四.元御茶园的成立

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年),由于元朝廷上下特别喜爱武夷茶,所以在武夷山筹建御茶官焙,用以替代北苑茶,大德6年(1302年)“武夷山御茶园”正式创设于武夷山九曲溪的第四曲溪旁,从此“武夷散茶”与“泡茶法”正式成为饮茶的主流。

北苑御茶园则交给建安县地方官府营办,虽仍奉诏采制团茶上贡,但原则上已非真正的御茶。自此北苑御茶园与建盏就此划下休止符,这是对点茶法与建盏的第四次大打击。

四.福建官窑的再生

建盏-福建官窑的再生,可以说是困难重重:

一、今人多将建盏当成单纯的“民窑”看,且认为单纯的“民窑”必然不如官窑地位高。国人对建窑知之甚少,看轻建窑的观念也难改。反而是海外国家如日本、美国对建盏重视,并通过国家级乃至世界级的博物馆、电视台等媒体展出和发声。

二、元朝于明洪武2年(1369年)为明所灭,北苑御茶园再次易主,营办64年的地方官焙贡茶重新恢复为中央官办,点茶法与建盏得到“第一次的再生”。

但终究人事全非欲振乏力,故明太祖于明洪武24年(1391年)以北苑茶因重劳力,且常成多事的爆发点,所以下诏罢造龙凤团饼,自此再生23年的点茶法与建盏也正式结束,在中国彻彻底底的烟飞烬灭,这是建盏-福建官窑的第一次再生失败。

三、近几十年来福建人的大力提倡建盏-福建官窑,但一直光有铁证如山的标本,而苦无证据以正其身,第二次的再生大家也一直在努力中。

现在本人以正确的官窑论述与以上众多文献举证,加上铁证如山的标本,此外,《建盏福建官窑之研究》《秘色瓷唐官窑之研究》正在著作中。希望“建盏-福建官窑”能经大家的传播而得到全国、全世界的确定与认可,成功是指日可待的,希望第二次的再生能很快成功。

附相关新闻报道:

《建盏-福建官窑》著录于《福建陶瓷与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古陶瓷学会福建会员大会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2016年10月14日至17日由中国古陶瓷学会主办,厦门市博物馆、泉州市博物馆共同承办的“中国古陶瓷学会福建会员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在福建省泉州市华侨大厦盛大举行。

2016-12-01_164911

此次会议由中国古陶瓷学会会长王莉英与副会长孙新民、陈克伦、李建毛、栗建安、沈岳明及秘书长王兴平、老会长叶文程、福建博物院院长梅华全、厦门市博物馆长张仲淳、泉州市博物馆长陈建中…等一百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古陶瓷学者,以及文博单位的学者、专家共同参与。

本次学术研讨会一共收集论文30余篇,汇集成《福建陶瓷与海上丝绸之路》一书,许武宾所撰论文《建盏-福建官窑 》亦著录于第348-359页,并于学术研讨会上演讲。

▼《建盏-福建官窑 》论文着录于第348-359页

2016-12-01_164921

▼作者许武宾《建盏-福建官窑 》于学术研讨会上演讲

2016-12-01_164929

-本文完-

推荐阅读:

最新高清实拍千年古建窑遗址

建盏最牛广告词,你看懂了吗?

千古奇盏今何在

本文为独家授权转载,若喜欢以上文章,欢迎分享

阅读更多原创文章,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建盏推荐关注引导-竖版-5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关注微信
  • 扫一扫,有惊喜


复制微信号: 18505992467 去微信